尼羅河上的水源戰《華商世界雜誌第53期》


發佈日期:2022/05/13
  • 分享至:

尼羅河上的水源戰

《華商世界雜誌第53期》


前言 

衣索比亞(又稱埃塞俄比亞,Ethiopia)在2月舉行從衣索比亞復興大壩(Grand Ethiopian

Renaissance Dam)發電,耗資數十億美元的爭議計畫邁入里程碑。這座大壩可望成為非洲最大型的水力發電計畫,但2011年展開工事後,持續遭到下游國家埃及與蘇丹反對,展開了尼羅河上的水源爭霸。

 

本文 

這座高145公尺的衣索比亞復興大壩(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)座落於衣索比亞和蘇丹的邊界附近,主要截住尼羅河的上游支流「青尼羅河」(Blue Nile River)。青尼羅河與發源於坦尚尼亞境內維多利亞湖的白尼羅河(White Nile)在蘇丹首都喀土木匯流後成為尼羅河,流經蘇丹北部進入埃及,貫穿整個埃及流入地中海。

220510(53)尼羅河上的水源戰圖片1.jpg

 

填滿水庫預計需要5年至15年 

這個耗資47億美元的項目預計最終生產逾6000兆瓦的電力,讓衣索比亞電力生產增加一倍以上。水庫具740億立方公尺蓄水量,是中國三峽大壩(340億立方公尺)的兩倍以上,比衣索比亞最大湖泊塔納胡(Lake Tana)大了三倍,填滿水庫預計需要5年至15年的時間。目前衣索比亞規劃的蓄水完成時程約為7年。大壩共有13個渦輪機,預計整個大壩會在2024年全面運作。

 

衣索比亞大壩控制尼羅河59%的水量 

尼羅河是世界上最長的河流,其從赤道附近的非洲湖區到地中海南岸的陸地,蜿蜒流淌六千餘公里,滋潤了40%的非洲人民和335萬平方公里的土地(約為非洲大陸面積的10%)。尼羅河雖然很長,流域面積又廣,但其水量卻只相當於長江的1/12和珠江的1/4。 

此外,流入埃及的尼羅河總水量中,64%集中在8月至10月。而發源於衣索比亞的河流對尼羅河水量的貢獻率可達80%左右。其中衣索比亞在青尼羅河修建水電站的舉動使其控制了尼羅河59%的水量,這是埃及不願看到的。

 

埃及、衣索比亞、蘇丹間紛爭來源 

2011年時,衣索比亞宣布在境內開建有「非洲第一大壩」之稱的復興大壩。埃及、衣索比亞與蘇丹三方於2015年通過談判達成《原則宣言》,保證相互尊重他國在水資源上的利益,特別是任何國家所擁有的尼羅河水份額都不應受到影響。 

2020年7月,復興大壩開始蓄水,計劃在5至10年內蓄水完畢。對於復興大壩,上游的衣索比亞認為,大壩對其經濟發展和電力生產至關重要,大壩完工後可以滿足該國1.1億人口的用電需求;下游的埃及和蘇丹則擔心該項目會影響下游水源,並對其水安全構成威脅。此後,埃及、衣索比亞和蘇丹三方就衣索比亞復興大壩舉行多次談判,但尚未達成共識。

 

呼籲非盟建立具體的談判機制 

埃及和蘇丹強調必須與非洲聯盟一起進行四方談判。蘇丹和埃及呼籲非洲聯盟建立具體的談判機制,希望衣索比亞方面簽署具有約束力的協定,並書面承諾不採取任何損害下游國家的措施。尼羅河流經11個國家,是沿岸各國供水供電的生命線。 

在大壩竣工之後,這會是非洲最大的水力發電廠,所引注的水則是來自衣索比亞高地青尼羅河水(Blue Nile River),過去這條支流會在蘇丹和白尼羅河會合,最後流向埃及,因此當上游國家試圖蓋能夠控制水流的大壩時,作為下游國家的埃及自然堅決反對,但是尼羅河並不只屬於埃及,它的水流和支流澆灌了非洲多國的土壤,如何合理分配,成為流域周邊國家關心的大事。 

多年來,埃及和蘇丹不斷要求監督水壩設計與施工,埃及、衣索比亞、蘇丹三國也成立三方國家委員會(Tripartite National Committee)協商,仍多次在水資源問題上發生衝突。 

埃及全國都仰賴尼羅河的水力發電,埃及政府擔心,復興大壩蓄水過快可能影響該國電力供應,因此不斷要求衣國承諾以「最低速度」蓄水,也希望三方能建立共同機制,在出現爭議時予以調停。

 

尼羅河水資源分配曾於1929及1959年協議 

二十世紀時曾經出現過兩份對尼羅河水資源進行分配的官方協議。一份是1929年協議,由英國設在開羅的高級委員會和埃及政府之間通過換文的方式確立,其規定尼羅河每年840億立方米水量中,埃及獲得480億立方米,蘇丹獲得40億立方米;第二份是1959年協議,由埃及和蘇丹兩國簽署,其規定埃及和蘇丹分別獲得555億和185億立方米的尼羅河水量,其他則計作蒸發流失。 

這兩份協議明顯是不公平的,第一是沒有包含尼羅河流域的所有國家;第二是沒有為人口增長和經濟情況的變遷流出修正的空間。所以衣索比亞等國紛紛表示這些協議對自己沒有任何約束力。埃及認為其對尼羅河流域擁有歷史上先天的、自然的權利,因此其反對衣索比亞等國建設任何可能影響尼羅河下游水量的工程。但衣索比亞則說尼羅河沿岸國家都有權享有公平、平等的河水分額。

 

大壩的控制,危害埃及水資源與糧食安全 

埃及高度仰賴素有母親河之稱的尼羅河,數千年文明與尼羅河息息相關。位居下游的地理位置將受到上游大壩的控制,危害水資源與糧食安全,威脅完全倚賴尼羅河維生的1億埃及人生存問題。埃及全國也都仰賴尼羅河的水力發電,埃及政府擔心,復興大壩蓄水過快可能影響該國電力供應,因此不斷要求衣國承諾以「最低速度」蓄水,也希望三方能建立共同機制,在出現爭議時予以調停。

 

衣索比亞擁有「白油」和「黑金」 

衣索比亞由於天災與人禍造成大饑荒天災以乾旱和蟲害(例如:蝗蟲)最為嚴重。人禍中以獨裁者孟吉斯杜(Mengistu Haile Mariam)於1970至1980年代所引發的內亂最為恐怖,至少有50萬人慘遭殺害,造成經濟大蕭條,1983至1985年的大饑荒更造成大約120萬人死亡。 

衣索比亞生態多樣化,2/3為衣索比亞高原(Ethiopian Highlands),沙漠和半沙漠約占28%,耕地相對有限,農民很難休耕,土地產能因此降低,造成貧困循環。但衣索比亞河流豐沛,如何利用豐沛的水資源調節旱季和雨季的水量以利農民耕作,同時增加發電量造福偏鄉貧困居民,進而發展全國經濟,成為政府當務之急,於是有了修築復興大壩的構想。 

與豐沛水資源齊名的還有享譽全球的咖啡,兩者並稱「白油」和「黑金」。咖啡每年為國家賺取大約10億美元的可觀外匯,也為近1700萬人(約占全國1億1000萬人的16%)提供生計。

(END)

 

 




 
瀏覽次數:1143

回最頂